何远鸣艺术网站

何远鸣,著名旅美画家,四川广元人。
中国人民对外友好协会特聘画家。中国马文化艺术研究院研究员。1980年获第一届四川省优秀文艺创作奖。多幅作品由四川美术出版社出版,发行量逾百万。1987年加入中国美术家协会四川分会。1995年经中国文化部批准,赴新加坡个人画展,次年访美,在旧金山湾区多次举办个人画展。1998年以杰出艺术家身份获美国永久居留权。出版《黑马白马》,《何远鸣泼墨重彩》等多种画册。作品为许多国家、团体或个人收藏。美国威斯康辛州曾为何远鸣画展升起中国五星红旗。其代表作有当今全球位处最高的香港丽思卡尔顿酒店大堂天花顶壁画《天马行空》等......              E-mail: heyuanming88@163 . com
画马 我之见 (何远鸣2016)
点击数:
        画马   我之见   2016.1. 何远鸣

 

画马,是个有趣的话题。

  \
                    驰骋     2015   (毛笔)
   
我们一直在努力。
如果没有好作品,如果作品没有具备一定学术意义,那么无论是画马还是画别的什么,说
研究都只能是空谈。(“空谈”“万事皆空”“天马行空”“空阔”......“空”字同一啊,哈哈-)
学术研究是通过作品来呈现和展示的,继承和借鉴很基础,可是只有继承而毫无新意和个性的作品,乏善可陈 。
    我们需要市场,需要传播,我们要生存,可我们绝非全才。  我看到的是,市场与传播跟作品质量没有本质的联系。

\               驰骋     2015   (毛笔)

\
             远方      2015   (指墨)

创作好的作品,需要激情、挚诚、勤奋,需要投入,需要许多牺牲,需要翻来覆去地探索,甚至需要有献身精神。即使真正这样做了,也不见得就一定成功,成功总是多种因素条件的综合,至于说最终登上艺术至高点,那更是凤毛麟角,或者说是上帝的恩宠了。

   轻轻松松的纸上画马被说得如此不堪重负,实在有点言过其实,大家都明白“绘画小技也” 。可是赛马场上,跑在前面的头马,真的就是轻而易举吗?从这个意义上来说,真正的艺术研究,恐怕是与名利场无关的。那么,到底应该怎样把握这个“度”呢?或者说,我们周围数以十万计百万计的画家们中间,有多少个“张大千”?多少个“齐白石”呢?
话说回来,不管有多少,不管有没有,不管怎么样,个人的努力必然是最基础的了。可是,
我们到底做了多少努力呢? 好的艺术作品,不只是属于个人私有的。艺术,是全人类的共同财富。

    在我看来,艺术家总是画的自己对艺术的理解,比如说,他认为徐悲鸿的马是最好的,他可能就会努力去学习、追随悲鸿的马;比如说,他认为画得像是最高艺术,他可能就会在“像”上,在肖似上下功夫;如果他认为能卖钱的就是最好的画,那他可能会在市场运作上花足力气。人们常说“不知好歹”,知道和懂得什么是好,什么是最好,什么是不好,对于一个从事这份职业的人来说,实在是太重要了。当然,不同的理解会有不同的标准,结果会是很不一样的。是不是学李太白大碗喝酒满头长发就自然算是大画仙人?
    我想,学会从美术史的高度来认识,想学会懂行。



\
                奔      2009   (刷子)

  我们的这个“行”是什么呢?
    具有鲜明时代特征的马文化艺术,应该是我们的使命。要研究徐悲鸿、研究黄胄、研究贾浩义,还有韩干、李公麟等历代画马名家高手的作品,而且还不只是研究和
学习,我们还要超越,如果不去超越,如果不能在这方面有作品有成果,那充其量我们也只能算是会画马,而谈不上的对马的艺术,马的文化的研究,也就是说我们还只是停留在画马的“画”字上而已。
    再具体说作品,对作品的求新、求高、求美、作为研究员,责无旁贷。
    新,首先是作品的时代风貌,我赞同吴大羽先生的话,他大意是说作品重要在于“有没有时代感”,我的理解是,如果一个当代人的作品,却让人感觉这画家这作品是20世纪50年代甚至是民国时代的,那么这样的画家画作,无论有多大名气,无论卖了多少银子,其实与艺术都是没有太大的关系。
\
            奔      2009   (刷子)
  古代六法,第一讲的是“气韵生动”。气韵生动是画面整体气场的冲击力吧,我相信,画面上的一切都是为气韵生动而进行的。画面整体感觉太重要了,有朋友讲,好画并不是没有缺点,我赞成。六法第二讲的是“骨法用笔”。我对它的理解是,中国画作品最核心的艺术语言始终是笔墨。或者说,第一要的是满怀激情,第二呢,是狠下功夫—笔墨功夫。生动的气韵总是以精彩的笔墨来呈现。
     偶听手机歌曲,让我深受启迪。画面上不同的笔触,有如音乐家们不同的嗓音,降央卓玛绝对不同于邓丽君,否则何以独特?笔触、笔墨、造型、构图、选材、意境等无一不是画家审美品味的苦心经营。
 画马领域,徐悲鸿先生画马,开创了一代新风。说到徐悲鸿,自然就地会想到那个说徐悲鸿是“美盲”的吴冠中;说到吴冠中,又老是想起他的“一百个齐白石也抵不上一个鲁迅”。今天,这些历史文化名人都已作古,他们究竟有多大可比性呢?艺术的核心价值是创造,创造却源于“想象”。吴先生的“笔墨等于零”,是何等境界?
\
           九骏马     2016    (毛笔 ) 
石涛名言“笔墨当随时代”,提到石涛,又总是想到郑板桥,想到郑板桥的 “四十年来画竹枝,白日作画夜间思” 想到他的“画到熟时是生时”,象郑板桥这样有进士文凭又县委一把手,居然个小小竹枝画40年,我们的画马,难度不知道要大多少倍?竹枝和马可比吗?当然不是竹马青梅,那么,到底什么才是艺术呢,艺术到底是什么?我终于找到了答案了,天-马-行-空......艺术就是"天马行空!
艺术就是心灵激情的活力与独特的创意符号完美的结合。
纵观传统画马,在色彩拓展、造型锤炼、水墨开发等领域仍有较大的空间。西为中用尤是空间无限。画友说可能还是“中国化”最好,我有同感,可是马,马是一种世界性动物!境外的母马碰上了国内的公马,会不会有那种冲动啊?
既然真实的马儿不能固步自封,那是不是在纸上就可以呢?
    在画马结构方面,我的教训是画马难画胸。徐悲鸿画马,把马胸的形态概括为与英文小写字母的“u”字相似的形态,我们常常是画侧面,画屁股,多是回避画迎面奔来的马,因为其胸难画呀。画马的结构,重要的是在理解结构的基础上,对于某些结构的强调和夸张,若是平铺直叙面面俱到,画面会更加平庸。这方面,一些雕塑作品给了我很好的启示。
画鬃毛和马尾,我喜欢以一笔或一笔为主画成。因为这些最有特色,撞击画面的闪亮触点,尤其能够把中国毛笔的性能发挥到极致。


 
\
            晨风       2007     (毛笔)
 我们明白继承和借鉴,可是,没有鲜明的时代特色,何以谈新?我们的马,难道永远都要跟随在韩干的马、李公麟的马、 赵孟頫 的马、郎世宁的马、徐悲鸿的马、贾浩义的马屁股后面吗?我们为什么就不能够同他们并驾齐驱呢?
    探索艺术风格对于每一个画家来说,都需要一生一世孜孜不倦地刻苦努力。绘画语言的确立和提炼,是作品面貌的基本元素。要求画作面目一新,同时又应该是高格调和高品位的,我以为,画中的笔墨精神,对于传统笔墨的学习和理解、笔墨符号的选择和经营源自画家自身的修养以及对画格、画品的理解和把握。
    我们力求自己的作品雅俗共赏,有时候,高格和低俗是无法和谐共存的。低俗的东西趣味低劣,没有个性只有迎合。艺术的本质在于创造,自然而然水到渠成的创意十分难得,然而刻意追求的创意又何尝不可?有意和无意,必然和偶然,在我们的创作中总是无处不在。
画面和意境筑造起作者和读者的交流平台,首先是自己激情满怀。不同的风度格调,构图章法,笔触墨色,开合虚实,形象结构……不同的符号与不同读者交流,唤起读者不同的美的联想与共鸣。大胆落笔,笔笔生发,展现画家的特定的心灵轨迹。 新的面貌、新的画风,高的格调、高的品味,美的意境、美的画面,这些都是我要努力在创造中逐步去完善的。如果说这一切都是“玩玩”而已,那可是智者的幽默。

\

                空阔       2013   (毛笔)

 作品是画家的语言。不管自己情愿不情愿,有意或无意,画家们都是通过作品在展示自己,表现自己。无论是再现或表现,无论是具象或意象,独特鲜明,个性十足的绘画语言总是我们学习、创作、研究的永恒的课题。具象美或意象美或抽象美本身没有优劣,而深沉、幽默、夸张,趣味、提炼、概括,高度的简洁,却是艺术本质所在。从这个意义上来看,是不是拿一样的笔,就是一样的画家呢?
妙在似与不似之间,似是什么?不似又是什么?  何以为“妙”?
    作为艺术形式,马只是一个载体。马儿好美,好俊!而我们更喜欢它的风采、它的精神,它那一往无前独往独来的品性!  这或许就是人们常说的“马魂”吧。
    马魂!好的作品,只能是其灵魂的自然流露,或者是因为千锤百炼而偶然发挥之必然结果!
这里,我想起了康定斯基的一段话。他把艺术比喻成一个等腰三角形,它腰上可以画出许多条平行线,每条平线上都有自己的艺术家和观众,最下面一条平行线上的艺术家和观众是最多的,而越往上则越少,他说贝多芬就是在最顶上的。
     寻找、确立、打造自己的艺术语言,谈何容易!可我们必须面对。
    别无选择。
 。

\
               马上封侯    2016   (指墨.毛笔  )

感谢中国马会,感谢中国马文化艺术研究院,我们或许做不了贝多芬,可马的精神就是一往无前!
我们画马“所向无空阔”!


    画马艺术,始终是一个有趣的课题。
    面对远古时代岩画中的牛或马,我久久沉思:不就是些原始人工匠吗,他们如此胆大妄为......他们的画图,何以穿越时空,何以闪烁着时代光芒.....



  
\
                白马  2014-2015     ( 丙烯画)
                                                         
0
CopyRight © 2011 - 2013 何远鸣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09065920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