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远鸣艺术网站

何远鸣,著名旅美画家,四川广元人。
中国人民对外友好协会特聘画家。中国马文化艺术研究院研究员。1980年获第一届四川省优秀文艺创作奖。多幅作品由四川美术出版社出版,发行量逾百万。1987年加入中国美术家协会四川分会。1995年经中国文化部批准,赴新加坡个人画展,次年访美,在旧金山湾区多次举办个人画展。1998年以杰出艺术家身份获美国永久居留权。出版《黑马白马》,《何远鸣泼墨重彩》等多种画册。作品为许多国家、团体或个人收藏。美国威斯康辛州曾为何远鸣画展升起中国五星红旗。其代表作有当今全球位处最高的香港丽思卡尔顿酒店大堂天花顶壁画《天马行空》等......              E-mail: heyuanming88@163 . com
一杰鸣远近 赵金光 2016
点击数:
                                                       一杰鸣远近          ——小记旅美画家何远鸣
                                                                               赵金光· 2016

近年回到旺苍,听许多人说到何远鸣,说他是旺苍走出来的大画家,说他不仅得到国内画界的赞誉,国外的同行们也对他的绘画作品给予很好的评价。旺苍人颇以何远鸣而骄傲,说他是旺苍大山中飞出的金凤凰,说他的成就代表着旺苍人的勤奋、好学和聪慧。
何远鸣的绘画作品在美国、新加坡和国内等多地展览,并被海内外博物馆和个人收藏,位于香港的全球最高酒店丽思卡尔顿收藏了他的三幅画作《驰骋》、《八骏》和《晨风》,并制作成酒店大堂天花顶的壁画,使用何远鸣原作《晨风》放大版本(700cmx700cm) 镶嵌在103层的酒店大堂正中的天花顶上。这是酒店方委托香港艺术顾问公司从全球著名画家的多幅作品中严格选拔出来使用的。近日,港方还选购了他的《双马图》(138CM×69CM),作为礼品赠送给摩洛哥国王。
认识何远鸣,是在二0一五年十二月的一个上午,我受邀参加在北京炎黄艺术馆举办的中国马文化艺术展开幕式,因着我的堂弟明光的电话介绍,我们很快就握手展厅了。见面就感觉十分亲切,那一脸乡容,一口乡音,拉近了我们之间的距离。他带我看了他的参展作品,因为是马文化艺术展,远鸣的10多幅参展作品全部是表现马的。
有一幅题为“我的梦”的丙烯画马大画(220cm×160cm),展挂在二楼大展厅。
这幅《我的梦》的画作,是一幅天马驰骋图。周围是浩瀚的苍穹,白云飞动,一匹白马昂首飞奔而来,那硕健,那雄壮,那气势,着实令人震撼。
\
 法国具有浓厚浪漫情调的伟大作家巴尔扎克说:奔腾的骏马,扬帆的船,翩翩起舞的少女,是人世间三大美。何远鸣便把我们带入到骏马奔腾的大美之中,驰骋马的英姿,一往无前的精神,风卷残云的浩荡,令人随之激动,令人随之昂扬,令人随之亢奋。
我的思路被何远鸣的白马带入浩瀚的长空,带入浓浓的诗意中,随着白马的奔驰,踏出一首七绝诗来:
追风逐日踏云来,影动天家演武台。
玉帝急差杨戬问,一声长啸绝仙埃。
古今中外,人们的生活与马息息相关,狩猎、农耕、运输、征战,都离不开马。人类的文化史密切联着马文化史,人们画马、写马,涌现出来大量与马文化有关的文化精品。以诗歌而论,多歌颂马的勇猛强悍。诗圣杜甫有《房兵曹胡马》诗云:“胡马大宛名,锋棱瘦骨成。竹批双耳峻,风入四蹄轻。所向无空阔,真堪托死生。骁腾有如此,万里可横行。”著名文化学者文怀沙先生认为古今中外赞马诗以杜甫    \
“所向无空阔,真堪托死生”这一联为第一。许多诗家对此诗此联给予高度评价,晚明诗家王嗣奭毕生研究杜诗,深得老杜诗歌艺术精髓。他在《杜臆》一书中说:“风入四蹄轻”,语俊。“真堪托死生”,咏马德极矣。”老杜这一联,语俊之外,好在写出了马之忠、马之勇,实在可歌可赞。
古代画马高手甚多,许多人都推崇唐代艺术大家韩干,韩干笔下的马图,流传下来的有《照夜白图》、《神骏图》,前者是一匹厩马,虽硕健有力、四蹄驣骧,但毕竟未出马厩,只露出健壮的外表。《神骏图》写沐浴后奔来的一匹骏马,马的硕大给人笨重的印象,倒是踏行水面有身轻如燕的效果见高明。历来认为《牧马图》是韩干的画马代表作,黑马白马静中寓动、平中寓奇,细腻中见情趣。近代徐悲鸿的马,非厩非鞍,无缰无绳,一匹或一群野马,尤其那《奔马图》中,奔马四蹄腾起,鬃毛飞动,仿佛沉睡了千年的骏马一旦醒来重展“骨力追风、毛彩照地”的英姿。徐悲鸿在画马上,形象一新,较好地表现了马的精神的释放。有人说,徐悲鸿的马图,前无古人,我以为何远鸣带著他的马图,步徐悲鸿后尘来了,他夯笔飞墨,进一步释放着马的精神,他的释放来得更加猛烈。
何远鸣笔下的马,有如《我的梦》、《瑞雪丰年》这样的写实作品,更多的是写意之作,他的写意马,是大写意,笔墨极见夸张。有一幅题名《空阔》的作品,从马奔跑的雄姿,狂放而后飘的鬃毛,甩动的马尾,我们读出了“竹批双耳峻,风入四蹄轻”的诗意,奔马的气势,则把我们的思路引入“所向无空阔,真堪托死生”的豪迈。
我在远鸣给我的画页上见到他的一段话:
完美总是在诱惑我,完美又总是在让我为她付出。
可活生生的世界却明明白白——这世上从来就无完美,如此——如此。
个性——特色——独特。独特才是实实在在的。
我或许并不完美,但我却可以,以独特超越完美!
这是何远鸣内心的道白,也是他艺术思想的誓言,他的艺术之路便是走在“独特超越完美”的路上。
一切审美活动都始于审美注意,一切审美注意都隐含着主体意趣所主宰的期待视界。面对丰富的现象视界,何远鸣把自己的审美心理活动定位在独特的画面。
他笔下写意马的艺术语言所表现的,是雄强,是勇猛,是生动,是趣味,是精神,是厚度,是力度,是速度,是气度,……
 
来读他的《奔》,他说这一系列的奔马,是刷子刷出来的,没有细腻的骨肉描写,也许在逐电追风的速度中,我们只能捕捉到一些影子,看那奋蹄,看那勇往向前的马首,飞动的鬃毛,我们已经感知到“怒行追疾风,忽忽跨九州”(王安石《骅骝》)的千里马速度和天行健、君子当自强不息的精神。
\
 
“斯须九重真龙出,一洗万古凡马空。”这是杜甫歌颂曹霸画马的诗,曹霸所画的马图没有流传下来,但我们知道他是韩干的老师,曹霸在流寓四川时,与杜甫有密切的交往。杜甫有《丹青引赠曹将军霸》及《韦讽录事宅观曹将军画马图》二诗,写到曹霸画马。杜甫认为:韩干的画马之作,画肉不画骨,有其形而欠其神髓。论及形神兼备,始终是曹霸更胜一筹。他唱道:“将军画善盖有神。”从杜甫题曹霸的画马诗我们知道他推崇画马的最高境界是画出九重真龙的魂魄。魂魄这个东西其实是一种精神的东西,读何远鸣的写意马图,从力度、速度、气度中,我们真能感知到真龙飞天,神马行地的驰骋,感知到九重真龙“此皆骑战一敌万”的魂魄。
与马比起来,何远鸣对牛的感情要深出许多。他从小生长在四川旺苍县黄洋乡的一处乡村,这一带乡村中,牛是农业生产的强有力帮手,耕田、犁地,要依靠牛力,拉磨拉碾也得依靠牛力,放牛、使牛、喂牛,等等与牛有关的事紧紧连着他。从小陶醉于绘画的他,用了许多眼光来观察牛,用了许多笔墨来写牛画牛。他用了一句“做牛做马”来形容他生活之路的艰辛。认真研究他的路,我们发现他在没有走出旺苍的年代和他走出旺苍的前段时间里,踏踏实实学习和实践着牛任劳任怨、吃苦耐劳的品质,走出旺苍后的何远鸣既要继续着牛的“不须扬鞭自奋蹄”的奋进精神,又得学习和实践马一日千里的奔腾精神。
他有许多绘画作品画到牛,有一幅画写一个牧童骑在浴于池塘的牛背上,这应该是写他儿时的一个生活情节吧!柳条青青的春天,恰是春耕的时候,家长会安排小孩带犁罢田地的耕牛,去吃草,去洗澡,这其实给耕牛一个休息的机会,“一犁春雨千般苦,故遣逍遥看绿荷。”这在农家,是一种自然而然的安排。
一首诗,能不能动人,在于构思巧妙、语言清新。一幅画,能不能震撼读者的心灵,在于作品的冲击力,在于绘画语境具有的审美特质,立意新颖,画面别开生面。黑格尔说,要靠单纯模仿,艺术总不能与自然竞争,艺术和自然竞争,就像一只小虫爬着去追大象,这当
牧歌系列的《骑牛入荷塘》,
然是毫无意义的。艺术要表现生活,必须要以一当十,使艺术成为生活的概括而不是生活的翻版。这里需要提炼和加工,使之展现给观众的画面传神、风趣。
见一池天趣,那身子浴在水中的牛,牛头抬起,似在引颈高歌,又似在表达浴于春塘的舒适。牧童骑在牛背,背着装满青草的背篓,似在吹着竹笛,吹奏着牧歌,抒发着一腔欢喜。一池牛趣,一池童趣,引出有着同样经历的笔者一片片回忆。
痴气常常带几分,骑牛犹读旧藏文。
溪边何事牛生怒,抛我潭中戏白云。
——《牛背读书》

远鸣的儿时比我玩得潇洒,比我玩得美,留在他心中的是一幅幅带着浓浓童趣的图画。牧歌系列中,有一幅《迎春曲》,写一个牧童横吹牧笛骑在牛背上,牛头所向是一团绿色,一团红色,这绿,应该是“寒香沁新绿”吧!这红,应该是“野花争艳映山红”吧,新绿一片,春红一片。另一幅牧歌图,牛和骑牛背背篓的童子,更见生动,牛在奔跑,牧笛不停,牛的旁边有一条随牛奔跑的犬,运动中的三个图像浑然一体,把观者带入具有音乐节奏和和谐境界。
 
远鸣笔下的牛,颇具特色。他近于写实的牛,大多见健壮,这种健壮,无疑是夸大了的健壮,他笔下的健壮,不是生活的翻版,不是对牛的形象的模仿,而是在表现他心中牛的意象,表现牛的冲天气势,表现牛移山填海山的力量。一头风雪中顶风冒雪前行的牛,应该是家乡一带的水牯牛。这种牛天生就健壮有力,何远鸣突出特色的夸张,突出显现了牛勇斗风雪的勇敢,突出显现了牛战胜艰难的天赋,同时寄寓了画家的心灵寄托,那就是自己能像一座大山、一块巨石站稳在这世界上,不是一片随风带走的树叶。
他说他“做牛做马惯了”,他笔下驰骋的马,实在是写出了他心的驰骋,他笔下的牛,写出了他心底的踏实,写出了他的勇敢和奋进。
\
 
他不仅写奔马,也写奔牛。他有一幅《泼墨水牛》图(180CM×96CM),牛头向右下奔驰而来,牧过牛的人知道,牛的这个动作是一种力度十足的动作,牛在发力奔跑或角斗时往往采取这个姿势。泼墨,墨如泼出,往往用来表现画面气势奔放。这是一种古老的国画技法。唐代陆龟蒙的诗《和五贶诗·华顶杖》已有“拄访谭玄客,持看泼墨图”的句子。宋代官方编撰的《宣和画谱》已记载了“善能泼墨成画”的王洽,说是人送他一个绰号“王泼墨”。泼墨的画技发展到当今,出现了许多泼墨大家,潘天寿的泼墨荷花,黄宾虹、陆俨少的泼墨山水都见高明,张大千泼墨泼彩结合,以《滟澦云帆图》直入化境。何远鸣的泼墨水牛,见墨见笔,墨随水渗,韵致别具,笔随韵出,见骨见肉,淋漓生动。
我把远鸣的《牯牛图》挂在墙上,边看边想,脑子中涌出一首诗来:
春田犁破又冬田,拉碾牵辕未歇肩。
人赞移山填海力,我歌奋进不需鞭。
近来读到远鸣的画牛画马之作,印象尤其深刻的是马之腾飞,牛之奋进,以一联赠云:
笔底马腾飞,横空出世;
心中牛奋进,铸影成雄。
当年从旺苍走来的何远鸣,带着雄心和希冀,这些雄心和希冀只有在丹田炼就成正能量才能顺利运行于七经八脉,不能炼就成正能量就有可能走火入魔。远鸣没有走火入魔,他把他的雄心和希冀铸就成了正能量,这种正能量是强大的,强大到推动他像牛一样奋进,助他像马一样腾飞。这种正能量的铸就,得源于在他身上深深扎根的中国传统文化德性规范着他,得源于励志守贞的节操规范着他,得源于他“三更灯火五更鸡”的勤奋和锦心绣肠的聪慧。
 
 
二0一六年二月六日于北京西溪书屋
 


赵金光 简介

赵金光,字子溪,号西溪半医、书剑郎中。川北旺苍西溪人,学于峨眉中医学院中医药专业,毕业于第四军医大学医疗系。曾任北京304医院院长、长春军需大学副校长。少将军衔,主任医师,研究生导师。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楹联学会原副会长,中华诗词学会会员,中国诗词研究院副院长,中国将军书画研究院副院长,重庆大学文学院客座教授。主编有《营养与食品安全》等医学著作。编著有《实用对联三千副》等四本联集,著有中国传统诗词(国诗)集《赵金光诗词选》,《赵金光诗词联典藏》,诗文集《西溪1-9集》,《西溪书屋联稿》、《百家联稿》(赵金光卷)等楹联集,《追溯奇光——赵金光自选散文集》。另有散文集《春秋赋》被收入北京大学季羡林主编的二十世纪中国著名作家散文经典。散文《哭别母亲》荣获全国纪实散文二等奖,《得失寸心知》荣获全国第六届冰心散文奖。诗词楹联在全国大赛中多次获奖。2014年荣获文学网最佳诗词奖,被中国楹联学会授予“联坛十杰”。近日新著《笔谈名家书画》由中州出版社出版发行,受到业内人士重视。


0
CopyRight © 2011 - 2013 何远鸣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09065920号-1